新闻中心news

腾越平台:用影像书写青春中国

2021年05月03日 15:02:14
浏览次数: 次    作者:恒耀
返回列表

腾越平台:用影像书写青春中国

用影像书写青春中国

用影像书写青春中国

青春之于人生是最好的年华;青春之于中国是永葆初心与梦想。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近期许多影视作品不约而同地用饱含深情的笔触,生动记叙了百年来中国青年追寻信仰、检验真理、改变命运、筑梦未来的生动画卷。与以往一些偶像剧、言情剧不同的是,这些作品洋溢着理想主义的浪漫,蕴含着现实主义的真切,以青春书写中国,用理想照耀未来。

激昂的青春主题

青春是百年中国的重要主题。近期的影视作品,青春气息扑面而来。主创们以青葱岁月的时态、青年男女的心态和青春昂扬的语态作为叙事基调,从令人热血沸腾的“五四”运动到建党伟业,再到中共的各个历史时期,信仰追寻与青春成长一路相伴,生动记述了时代精神与青春话语同频共振的百年征程,完成了对青春主题的深情致敬。

革命总是不破不立,建设总是除旧开新,理想总是乘风破浪;青春也总是意味着革故鼎新、突破自我。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也是一部青春奋斗史。

《觉醒年代》里的青春是激情奔涌、肆意潇洒的。这部以北大为主要背景的作品,讲述了李大钊、陈独秀等革命先驱苦苦寻找救国真理,启迪并引领毛泽东、周恩来等进步青年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奋斗历程。革命之澎湃如同青春之激越,当我们看到北大学子在五四运动中群情激昂地游行抗议时,当我们看到陈延年、陈乔年迈着坚毅的步伐从容就义时,我们确信他们的青春必将芳华永驻。

《跨过鸭绿江》里的青春是热血沸腾、壮怀激烈的。70年前那场气吞山河的战争,为今天的幸福生活夯实了基础。正如剧中所言,这场战争的参与主体是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的志愿军战士,他们在最好的年华以身许国,留下万世永存的青春丰碑。

《大江大河》里的青春是朝气蓬勃、挺立潮头的。这部剧讲述的是改革开放之初,满怀理想、憧憬又激情四射的一代青年的奋斗史,全面展现了在全民所有制经济、农村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大潮中的青年创业者的人生选择,用青春的旋律唱响了春天的故事。

《山海情》里的青春是朴素温暖、吃苦耐劳的。这部剧讲述了宁夏西海固地区的老乡们在易地扶贫搬迁、对口帮扶政策指导下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的历程。那些挣扎在贫困线以下的青年人是最渴望也最有动力改变命运的群体。他们不甘心苦守着贫瘠又毫无希望的土地走过一生,怀着逆天改命的决心和韧劲走出大山。

《在一起》里的青春是扶危济困、浴火重生的。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令人猝不及防,年轻的医生护士和志愿者们不惧危险、勇担重任,在生命的拐点唱响了新时代的青春之歌。

别样的青春故事

青春期是人的心理与生理走向成熟的关键时期,是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逐步确立的重要节点。青年人的激情与活力,在充满变革的社会语境下会被加速激活和催化,成为推动时代发展的有生力量。

无论是革命运动、武装斗争还是社会主义建设,青年人的故事总是有着别样的意趣和风采。青春在任何时代都有共性,青春的朝气蓬勃、躁动不安乃至冒失莽撞如出一辙,这是储存在青春血液里的基因密码。在面对学业、事业、情感、理想和信仰时,彼时青年的困顿、迷茫、焦虑和纠结,与当下青年人的心灵轨迹大抵相同。因此,青春故事无须过多的阐释,就可以在各个年龄段的成年观众中产生共鸣,因为我们同样走过或者正在经历着青春。

《觉醒年代》里的陈延年、陈乔年起初和父亲陈独秀的关系非常紧张,他们曾经信誓旦旦地要与父亲“划清界限”,一如当下许多叛逆期的少年会对家长有诸多的抱怨和抵牾。因此,他们会在父亲的菜里放上一只活青蛙,会在开办互助社时“强迫”父亲洗碗。这些略显幼稚的逸闻趣事,让青春之革命故事多了些许活泼诙谐的色彩。

《激情的岁月》里的青春故事既有报国志又有赤子心,还有属于青年男女的爱情乐章。艰苦的生存环境和枯燥的科研攻关,丝毫不能遮蔽青年科学家对于爱情的渴望,尤其是王怀民与杨佳蓉的情意相投又爱而不得,令观众唏嘘不已,共情效应唤醒了观众曾经怦然心动的记忆。

《送你一朵小红花》揭示了本该肆意绽放的青春所面临的病痛与死亡。在电影里,原本自暴自弃的韦一航偶遇积极乐观的马小远并由此改变了消极心态。于是,同病相怜的两个年轻人用尽全部的力量争分夺秒地完成生命中渴望实现的梦想。那些面对绝症向死而生的人,都值得拥有一朵盛放的小红花。

《你好,李焕英》里的青春是对亲情的致敬和对旧时光的缅怀。作品通过一个神奇的穿越故事让母女两代人的青春在同一刻相逢,用共同的青春话题小心翼翼地缝合母女之间的代际沟壑,用幽默、温暖的语态唤起了人们的亲情记忆。

多彩的青年人物

青年是塑造角色时最为活跃、最具戏剧性的形象。青年角色有着专属于青年的美学气质,青春期喷薄欲出的荷尔蒙,旺盛的精力,人生无限的可能性,赋予角色丰富的性格、差异化的外形和多样化的命运走向。青年人的言谈举止,时而青涩冲动、时而迷茫纠结、时而肆意潇洒,却总是不愿墨守成规。

因为有了青春,影视作品的情境多了一抹朝气和明媚。正如李大钊先生的名作《青春》所言:“以青年纯洁之躬,饫尝青春之甘美,浃浴青春之恩泽,永续青春之生涯。”近期的影视作品中,青年角色在轰轰烈烈的时代洪流中完成自塑与他塑,勾勒出百年来中国青年的生命意义和精神版图。

《觉醒年代》里的陈延年、陈乔年、毛泽东、周恩来等进步青年,英武挺拔、意气风发,他们给老旧迂腐的中国灌注了新鲜血液。剧中的青年毛泽东在读过《青年杂志》后心潮澎湃,他迎着风雨振臂高呼:“文明其思想、野蛮其体魄,心力体力合二为一,世上事未有不成。”一个斗志昂扬、充满革命理想主义情怀的青年形象瞬间生动起来。

《山海情》里的得福、得宝、水花、麦苗等山村青年,他们质朴甚至略显土气的形象丝毫不能遮挡青春的光芒。他们未被世俗侵染的纯洁心灵与清澈眼神,正是那一方土地赐予他们的最为宝贵的礼物。

《在一起》里的青春故事与生死相连。当青年人更早面对死亡的降临,他们对生命和生活的理解就会更加成熟和深邃。剧中的年轻护士,面对患者乃至同事的死亡而无力回天时,几近崩溃。她一度恐惧、沮丧、动摇,想辞职离去,但在经历了艰难的心理调适和重建后,尤其是看到身边有更多青年志愿者加入后,她毅然返回抗疫一线,践行了医务工作者的希波克拉底誓言。

从《觉醒年代》到《在一起》,影视创作者沿着百年来的时间脉络,以矩阵式、接力赛的方式寻找着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足迹。这些作品或深沉内敛、或悲壮豪迈、或诗意浪漫、或旷逸练达,在时代洪流的激荡中,把青春成长融入宏大的家国视野,既关注小悲欢,更关注大格局,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饱满的创作激情,擘画出充满活力、动力和生命力的青春中国。

(作者系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授) 【编辑:王禹】

本文由腾越平台编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k-yakei.com/xwzx/570.html

搜索